郵箱: @ 密碼:
>> 歷史回眸 >> 社史研究
農學泰斗金善寶的紅色燃情歲月
發布日期:2019-07-18 來源:九三學社浙江省委員會
【字體: 【顏色: 瀏覽量: ...

編者按:金善寶(1895年7月2日—1997年6月26日),浙江諸暨人。農學家、教育家。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(院士)。參與創建九三學社。九三學社第二屆中央理事會理事,第三、四屆中央委員會委員,第五屆中央委員會常委,第六、七屆中央委員會副主席,第八、九屆中央委員會名譽主席。

金善寶是我國著名小麥育種專家,農學泰斗。1928年發表中國第一部小麥分類文獻《中國小麥分類之初步》,1934年出版中國第一本小麥專著《實用小麥論》,1942年發現我國特有小麥品種——云南小麥。他培育的南大2419小麥,在長江流域大面積推廣,最高每年7000萬畝,種植年限逾40年,衍生品種110個。他倡導南繁北育、異地加代,將小麥育種進程從十年縮短到三年。他成功篩選出具有廣泛適應性的“京紅號”春小麥良種,在10個省、市、自治區的29處評比試驗中,24處平均畝產第一,1976年推廣種植60萬畝。80年代育出中7606和中791優質小麥,開啟了國產面包小麥之門。

金善寶常說:“一個有志于科學的人,要能吃苦,耐得住清貧,白天三頓飯、晚上三塊板,就可以了。”這位樸素一生的老科學家,是我國現代小麥科學的主要奠基人。他在科學上的成就早已為人們所知曉,本文將擷取其人生另一面的些許片段,說說革命斗士金善寶。

初遇共產黨人

1937年10月,南京下關碼頭揚子江面上,數艘輪船忙著駛入駛離,運送逃難的人群和岸邊成百上千只鐵皮木箱。其中一艘滿載著男女老幼的民生輪船,沖天噴出滾滾濃煙,緩緩駛離碼頭,欲沿江上溯重慶,金善寶與梁希等幾位中央大學教授正在這艘船上。幾日前,金善寶匆匆將妻兒送回諸暨石峽口老家,即返身回寧隨校遷渝。

當時的重慶沙坪壩區,是抗戰大后方的科教文化中心,擁有中央大學、重慶大學、交通大學等22所高校和全國1/8的大學生以及眾多學術科研機構,匯聚了一大批教育家、科學家、文學藝術家、工商實業家。

三軍戰士沙場以身報國,身處抗戰大后方的“書生”們,則為科研、為培養人才傾盡心血,為團結抗戰、救亡圖存奔走呼號。

在渝期間,金善寶與梁希一起工作,他們觀點相近,抱著同樣的抗日救國心,經常一起討論抗戰局勢。

1939年攝于重慶溫泉。左起:梁希、金善寶。

國家存亡,牽動著每一位國人的心。據學生回憶,金善寶經常在課上,“將共產黨主辦的《新華日報》上的有關消息,講給我們聽,鼓勵青年學生在國家、民族存亡的關鍵時刻,將自己的命運和祖國的命運聯系在一起”。

中大心理學系教授潘菽,是新華日報社長潘梓年的胞弟,消息靈通,金善寶和梁希便常到潘菽處了解抗戰消息,討論時局。久而久之,吸引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參與,形成了座談會。由于參與的人都是搞自然科學的,也就被稱為“自然科學座談會”。

1938年10月,廣州、武漢失守。從東北、華北、華東到西北、西南,大片國土淪喪,民眾慘遭涂炭。國難當頭,前途何在?出路何在?正當眾人悲觀苦悶之時。12月下旬,周恩來到沙坪壩中央大學大禮堂,發表《第二期抗戰形勢》演講,分析當前抗戰局勢、敵我力量的變化與對比,闡述了毛澤東當年6月的著作《論持久戰》精神,指出戰勝日寇的困難和有利條件,嚴厲批判了亡國論和速勝論。“中國抗戰是長期的,不是短期的,持久戰的方針是確實的!”

這次長達3小時的演講,極大地鼓舞和激勵了愛國師生。聽完演講,金善寶難掩心中激動,“共產黨里真有能人!”

由于新華日報社從武漢遷至重慶,“自然科學座談會”便經常到化龍橋虎頭巖(新華日報社址)聽取抗戰時勢報告,當時周恩來在重慶領導中共中央南方局的工作。“周恩來同志多次利用喝茶等方式接待我們,對我們進行各種鼓勵和幫助。”金善寶晚年回憶這段山城歲月時滿懷感情。

1938年4月,金善寶(前排中)參加中大森林學會歌樂山郊游。

參與創建九三學社

金善寶一心報國,曾經兩次到八路軍辦事處找林伯渠,要求前往延安參加革命工作,后因意外未能成行。林伯渠鼓勵他,一個革命者,無論在哪里都可以為革命工作。他和梁希等人,擔負起編輯《新華日報》自然科學副刊的任務。利用副刊內容,普及科學知識,宣傳辯證唯物主義,號召自然科學工作者為抗日廣泛團結力量。

1944年春,抗戰進入關鍵階段,各方爭取民主憲政的團體紛紛行動,中共中央發出《關于憲政問題的指示》,周恩來在延安發表《關于憲政與團結問題》的演講。金善寶等遙相呼應,為爭取民主、反對黨治、加強全民團結、奪取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而奔走呼號。

1944年底,許德珩、潘菽、黎錦熙等人也發起組織了一個座談會,稱為“民主科學座談會”。在周恩來、潘梓年的工作下,“自然科學座談會”的金善寶、梁希等人在潘菽的介紹下,先后以個人身份參加了“民主科學座談會”。

1945年,當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結束之時,中國國內的階級矛盾逐漸上升為社會的主要矛盾。8月底,國共重慶和談。

金善寶本就患有嚴重的胃潰瘍,工作的勞累,加上戰時生活的艱苦,使他身體更差了,不到五十,已滿頭白發。重慶和談期間,金善寶等8位教授受到毛澤東接見,毛稱他為“白發老先生”,實際毛比他還大了兩歲。

在這次談話中,毛澤東對“民主科學座談會”表示贊賞,并勉勵他們,應該成立一個永久性的政治組織。

1945年9月3日,座談會同仁為慶祝抗戰勝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全面勝利,正式將“民主科學座談會”改名為“九三座談會”。

次年5月4日,九三學社在重慶召開成立大會。

守護中央大學

抗戰勝利后,中央大學回遷南京。久經戰亂的人民渴望和平、重建家園。面對國民黨當局發起內戰,全國群情激奮。

1946年中大學生聯合重慶大學發起“一•二五”反內戰運動。1947年中大學生又發起“五•二O”反饑餓、反內戰、反迫害運動,得到全國呼應。金善寶與好友梁希一同參與到學生運動中。

中大學生蔣仲良在回憶中寫道:“金老以病弱之身,始終和學生隊伍一同行進,呼喊口號時,聲音鏗鏘有力。我沒有想到,平時細聲慢語,對學生諄諄善教的金善寶教授,在進步的學生運動場合卻判若兩人,竟然像青年人一樣精神抖擻,經過幾小時的示威行進而毫無倦容。”

1948年,金善寶獲準學術休假一年,臺中農學院發來聘書請他前去臺灣任教一年,榮毅仁也發來聘書,請其到無錫江南大學。考慮到當時國內形勢,若赴臺,恐再難返陸,金善寶拒絕了臺灣之行,轉而至無錫江南大學農學院任教。

淮海戰役結束后,國共攻守易勢,國民黨見大勢已去,準備將南京的重要單位遷往臺灣,中央大學當然在列,且當局已派人在臺選好校址,著手裝運物資。中央大學緊急召開校務會議,確定不遷校原則,并組織以學院為單位,形成全校性的“校務維持委員會”,與國民黨當局開展了護校斗爭。

那時,金善寶人在無錫,為留校斗爭,他經常身冒危險悄悄返寧,與農學院學生一起商討對策,帶領學生們積極斗爭。在全校師生的共同努力下,中大最終留在了南京。

“奇怪”的副市長

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。解放初期,中央人民政府先后向金善寶下達了五次任命:南京大學(原中央大學)農學院院長;華東軍政委員會農林部副部長;南京市副市長;南京農學院院長(南京大學農學院與金陵大學農學院合并成立);江蘇省人民政府委員。

當時的南京,歸中央人民政府直轄,副市長的級別可想而知。然而金善寶這位副市長在外人看來,有些行為著實奇怪得很!

隨著職務的變化,金善寶一家的生活待遇也有了變化,還配備了專車、警衛、保姆和門崗。無論金善寶去哪里,都有專車接送、警衛員配槍保護。然而,警衛員常常找不到金善寶,司機和專車也總被閑置,這是怎么回事?原來,金善寶背著他們,悄悄跑出去自己坐三輪車上班了!

金善寶還多次打報告,要求取消自己的警衛和司機:“我是一個普通工作人員,用不著派人警衛,新中國剛剛成立,需要警衛的地方很多,請求領導派他們到需要警衛的地方去。”

1950年10月29日,金善寶當選為南京市副市長。

1997年5月26日,金善寶突發消化道出血,被送往醫院。6月26日,金善寶像一束成熟飽滿的小麥,垂落大地。他作為一介書生為抗戰、為祖國復興奔走呼號,為小麥、為教育奉獻了一生。

(作者王茜,文章來源九三學社浙江省委員會微信公眾號 ) 

九龙心水高手论坛一肖中特